新万博

“安居梦”托起稳稳的幸福[图]
时间:2019-04-30  编辑:新万博

  从低矮的土坯房到高端的电梯房,从简陋的土窑洞到气派的二层洋楼,从异味刺鼻的旱厕到便捷卫生的水冲厕所,从简易的储物家具到现代化的家具家电……改革开放40年,人民生活水平节节提升,我市人居环境不断改善,市民居住条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房子是安身立命之所,是心灵栖息之地。搬新家、住新房,对老百姓而言是最实在的获得感,也是改革开放辉煌成就最生动的体现。近日,记者走近我市部分城乡居民,了解40年来那一段段难忘的居住经历,感受时代变迁给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

  7月15日,夏日的阳光炙烤着陕州区菜园乡过村的沟沟坎坎,今年74岁的村民杨丁熬坐在自家宽敞的四合院里高兴地对记者说:“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改革开放以后,村里大力发展桃树、苹果树种植,靠着家里种的8亩果树,我们的日子越过越舒坦。要说这40年最大的变化是啥?那肯定是住房环境呀!”

  改革开放前,豫西农村随处可见一孔孔土窑洞,一般分为靠崖院、地坑院、土坯窑三种类型。飘着炊烟的烟囱、黝黑发亮的灶台、昏黄的煤油灯,构成了许多人记忆中的生活场景。

  关于住房,杨丁熬有许多难忘的回忆。1978年,杨丁熬一家7口就住在过村村中心的3孔靠崖土窑里,这是杨丁熬爷爷留下的祖宅。“当时家家户户都住土窑,一般没院墙,一些村民用土坯或树枝围成一圈院墙,窑洞里是土墙、土地、土炕。”杨丁熬说,为了美观且防止墙面掉灰,每逢春节,他都会从公社讨来旧报纸或日历,把墙面糊起来。平时扫地前,还要先给地面洒水,防止尘土飞扬。窑洞外,杨丁熬搭了一个简易的木头棚子,建成一家人的厕所。

  “住窑洞最怕的就是下雨。”杨丁熬回忆,每逢连雨天,村里总会有土窑“不堪重负”而垮塌,有时还会砸伤人,所以村民常常需要竖木柱、架拱梁,巩固土窑。下雨天,屋里屋外都泥泞不堪,出行很是遭罪。由于当时经济条件落后,村民的家具只有最基本的桌椅和柜子,称得上家用电器的也只有一个手电筒和村里统一发放的有线广播喇叭。冬季天气寒冷,村民需要凭票买煤,烧煤取暖。煤用完了,只能上山折野枣刺回来烧,常常把屋里弄得烟熏火燎、气味呛鼻。

  20世纪80年代初,农村大规模实行包产到户,农民生活得到很大改善,不少人建起坚固整洁的砖结构平房,杨丁熬一家也从简陋的土窑搬到3间平房居住。“平房的窗户装上了玻璃,没过多久,家里还装上了电灯,院子里栽种了几棵果树,住着别提多舒坦了。”杨丁熬回忆道,随着农村经济水平不断提高,1997年儿子结婚时,村里批了3分宅基地(约200平方米),他用多年攒下的4万元积蓄盖了一座两层楼房,有独立的厨房和水冲式厕所,全家人再搬新居。此时,三门峡各地农村新建的住宅都以二层或三层楼房为主,室外墙壁贴瓷砖,室内墙壁粉刷成白色,用砖或水泥铺地,门窗多为木质,厨房建在院内。室内装饰也从挂镜框、钟表等形式,逐步向个性化、艺术化发展,沙发、彩电、冰箱、空调等家具家电也慢慢添置起来,整体居住条件大幅提升。

  如今,在新农村建设的大背景下,我市农村普遍建起一栋栋整齐划一的别墅式洋房,洋房门前是一条条笔直的乡村公路,映衬着村庄旁的绿水青山,尽显勃勃生机。采访当日,记者还走进过村一家普通百姓家中,现代化气息扑面而来:宽敞的四合院配以气派的门楼,客厅、卧室结构布局合理,锃明净亮的地板砖上摆着时尚的家具,太阳能、热水器等现代化家电应有尽有……“以往的农村房屋简陋、环境破败、交通闭塞,现在的农村楼房林立、鸟语花香、交通便利。以前房前屋后都是垃圾,现在村里给每户门前配备垃圾收纳箱,有环卫工定时来收运垃圾,住在农村一点儿也不比城市差!”杨丁熬笑呵呵地说,40年前,农民想都不敢想能有这么好的居住环境,这一切都应归功于党和政府,归功于社会经济的繁荣发展。

  20世纪50年代,三门峡市区居民住宅集中在黄河路、和平路和大安、会兴等地,多为职工住宅,大部分是土坯墙瓦房或简易平房。

  今年78岁的孙海妞是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有限公司的退休职工,1958年跟随父亲从河南安阳老家来到三门峡,支援三门峡大坝建设,从此在这里扎下了根。“来三门峡以后,我们全家住在市区现黄河电影院对面的位置,当时那里是几十排土坯房,属于十一局职工的家属院,我家就住在23排6号。”孙海妞说,一家五口人挤在约20平方米的一间半小房子里,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时候哪儿知道什么客厅、卧室啊,一间房摆两张床睡觉,另外小半间当厨房,尽管是土墙土地,但是能遮风挡雨,大家都很知足了。唯一令人头疼的是,当时家属院大概有200多户居民,但只有两个水管,平时人们洗衣洗菜都得排队,费时费力。”

  20世纪70年代,市区兴建了一大批骨干企业,市民住宅出现三至四层砖混结构的楼房。此时正处于计划经济时期,全国各地普遍实行“福利分房”的房屋分配形式,即单位按级别、工龄、年龄、人数、有无住房等一系列条件分房给一部分员工居住,居住的人实际支付的房租远远低于建筑和维修成本,房屋的分配实际上是一种福利待遇。1979年,十一局在市区和平路南苑小区的一栋三层红砖楼房里给孙海妞一家分了一套房子。“当年,能住进楼房是许多人羡慕不已的事情。”孙海妞回忆道,“虽然只分到3小间共45平方米的房子,但有了每家每户独立的卫生间,屋里的墙壁粉刷得雪白雪白,单位还分配了衣柜、桌子,我们全家都特别开心。”

  1986年后,随着行政区划调整,市区大量建造职工住宅,单套住宅面积增大,内外粉刷和采暖、卫生等配套设施齐全,居住条件上升了一个大台阶。1986年,孙海妞一家搬到单位在市区黄河路分配的一套60平方米2居室新房,有阳台和客厅,一家人喜出望外。“那时侯市区很多人还住在平房里,和他们相比,我们能住进单元楼,实在是太幸福了。”

  20世纪90年代,全国逐步推行和深化住房制度改革,福利房、分配房逐渐改变为以市场购买和租赁的方式解决住房问题。2001年,孙海妞花了5万元钱,购置了一套100平方米的三居室商品房。新家铺上了当时流行的复合地板,墙面贴上了时髦的壁纸,屋顶挂着吊顶和水晶灯,一台54寸的大彩电更是增添了不少喜庆。

  2016年,孙海妞又在市区购置了一套三室一厅的电梯房,房子比以前更加宽敞。“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老百姓也把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房屋装修上,欧式、美式、中式、现代、地中海等装修风格多种多样,人们越发追求个性化的室内装饰。当年我买房后,专门请了家装公司给家里设计装修了一番,还安装了中央空调和地暖,添置了按摩椅、空气净化器等智能家具家电。搬家那天,我和老伴儿都特别开心、激动!”回忆这么多年的住房经历,孙海妞不禁感慨:“改革开放40年,我们搬了4次家,条件是越来越好啊!”

  一个个普通家庭的住房变迁史,凝聚成改革开放沧桑巨变的丰富佐证。从普通百姓的生活变化,我们不难看出40年来人民居住条件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社会经济的繁荣发展。

  据了解,改革开放以来,我市各级政府十分关心和重视城乡居民的住房问题,住宅建设发展迅速,房屋建筑发展由初期的低矮、简易型向高层、标准化和高档次发展,城市人居环境变化日新月异。市统计部门调查数据显示,1991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住房面积15.7平方米,城镇居民12.2平方米;2017年,我市农村居民人均住房面积45平方米,城镇居民44.4平方米。不断攀升的不止居住面积,普通老百姓在实现有房住的基础上,越来越追求住得舒适,用于家庭装饰装修的费用也在不断增加。据统计,1993年,我市农村居民每人每年居住消费支出为82.2元钱;2001年,我市农村居民每人每年居住消费支出为190.4元,城市居民604.3元;2017年,这两项数字分别上升为2083.8元和4359.1元。

  目前,在三门峡城乡,每年都有大批电梯房、别墅区、回迁房、廉租房等各式各样的住宅小区相继落成,小区里绿植丰富、环境优美,水电暖、天然气、网络宽带、健身器械等各种基础设施配套齐全,周边学校、医院、商场、公园等一应俱全,每年都有大批居民喜迁新居。从小居室到大居室,从一套房到多套房,从有房住到住得好,老百姓们的居住条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深刻体会到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

  40年沧桑巨变,回首三门峡人的住房史,万千家庭圆了“安居梦”,住得踏实、舒服,老百姓的幸福感与日俱增,奔赴全面小康的步伐也一定会越发坚实有力。

7*24小时客服电话
在线客服
服务时段:8:30--22:00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