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

关注西部学生“小餐桌”:顿顿黄豆拌饭 她矮了
时间:2019-06-17  编辑:新万博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讯 一项最新调查表明,与全国农村学生体质平均标准相比,在云南、广西等西部贫困地区,13岁男、女学生的体重分别比平均水平低10公斤和7公斤。而男、女寄宿生的身高也分别比平均水平低11厘米和9厘米。这么大的差距是怎么造成的呢?与此同时,营养摄入严重不足,生长迟缓率近12%,72%被调查的寄宿生上课期间有饥饿感……这组敲响警钟的数据并非危言耸听,而是来自近期一项针对“中国农村贫困学生营养状况”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改善农村学生营养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作为“贫困地区寄宿制学校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组”组长,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向记者坦言,调查结果显示,贫困学生营养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此前的预期。他领衔的课题组历时半年,深入云南、广西、贵州等西部多个国家级贫困县,随机抽样体检了1458名10~13岁的学生,通过中国疾控中心给出的数据比对分析,西部贫困地区在校生发育迟缓已是不争的事实。他表示,营养不良率在大城市中低于1%,在中小城市中低于3%。在全国一般农村中情况也有大大改善,但是在贫困地区的农村中,有超过30%的孩子,现在仍然是营养不良。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于明潇表示,就调查数据而言,仅学生身高这项就与全国农村的学生平均身高相比大概差一到两个年龄段。对此,卢迈无比担忧,他表示:“我始终认为儿童需要改善营养。学校供餐是个公共产品,因为它外部收益远大于它本身的收益。我们不能过分地相信经济发展可以自动解决这个问题。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到,再过20年、30年西部地区经济发展了,也可以达到大城市这种水平,但是20年、30年恐怕我们要耽误一代人,两代人。”

  广西都安县隆福乡小学是一所普通的山区寄宿制学校,在校寄宿小学生共有16025名,几乎全部学生在学校吃的饭菜是一样的,当地人把它叫做黄豆蒸饭,一个学生从小学到初中,顿顿吃的都是黄豆蒸饭。

  由于没有可以集体就餐的食堂,校园四周的墙根儿底下和花池四周就是孩子们吃饭的地方,早春时节的深山里,空气中充满湿冷的寒意,孩子们就在这样的露天“大食堂”里开饭了。吃过晚饭之后,孩子们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写作业而是要赶紧回到宿舍准备第二天的午饭,由于蒸房太小而蒸饭的人又太多,所以每个人都想早点把自己的饭盒送过去。黄豆蒸米饭,即便从未吃过记者也可以想象出它的味道,但是顿顿吃、年年吃的滋味让人无法想象。

  罗甸县班仁乡位于贵州省南部山区,从县城到乡里的距离是80多公里,至今只有一条沙石公路,是一个典型的边远贫困乡。在贵州罗甸县班仁乡,一些小学生在每学期开学的时候,除了背着书包去学校以外,还要带着几件必备的家当——炉灶和锅碗瓢盆,因为在学校,包括一年级的孩子在内,每天都必须自己生火做饭。贵州省罗甸县班仁乡的中心学校,全校670名学生,有500多名孩子每天都会在自己租住房子的周围和一些空旷的场地架起炉灶,自己生火做饭。而孩子们的这种“露天厨房”在这里已经持续了近十年。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学生从家里带的菜基本上都是青菜,还有许多学生从家里带来咸菜拌白米饭吃。孩子们告诉记者,由于山高路险,他们的家离学校都很远,回家吃饭或走读根本没有足够的上课时间。他们也只得自己每个学期花90到100块钱,租住在附近一些农户的简易房中。

  青海省乐都县马场乡中心学校,每天早上7:00寄宿生开始吃早饭。每周只有两天的早餐里有鸡蛋供应,而且鸡蛋限一人一个,其他几天是西红柿鸡蛋汤。

  乐都县的寄宿学生每天可以在学校食堂吃上三顿饭,但是每天一日三餐的菜谱几乎都是一样的,午餐炒土豆、晚餐煮面条加土豆。因为每天吃到的食物热量低,很多学生都有饥饿感。一个月里,寄宿生的供餐费用如果偶有宽裕,食堂会提供香蕉、苹果等水果。

  由于乐都县的年人均收入不到3000元,很多家庭不是天天能吃到鸡蛋。很多学生会把一周里限量供应的两个鸡蛋留给家里人、自己不吃。

  集体供餐只提供给寄宿学生,走读学生要自带午餐,都是干馍馍,很多学生要“一吃九年”。

7*24小时客服电话
在线客服
服务时段:8:30--22:00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